• 鉴定完毕!

    但是本月有FF7ACC,话说《凉宫春日的弦奏》是什么……京阿尼难道在酝酿大雷

    SCI实验和计算准备中……

  • 太热... - [口胡]

    2008-08-07

    回到帝都了,发现帝都和陪都一般热……

    实验室木有任何降温设备……然后有发动机在嗷嗷的转……天天都汗如雨下,现在宿舍还不给供热水。
    平常心……平常心……
    前来实验室做交流项目的美国小伙儿今天讲完PPT走人看奥运去了,米国人民的科研风格确实硬朗,不过还是客走主人安,另外发现我的口语和听力水平还不是想象的那么差。

    入了24寸LCD,T240的外观还是很不错的,终于可以看1080P的《不列颠之战》了……(龟速下载中)可惜了HDMI口,话说神机3怎么还不破解……看来这大概是毕业前最后一个宅物了,嗯……目前赤贫……

    今日貌似立秋,国奥进球了,明天奥运会,老CRT已经移做电视用,不过好像没啥兴趣去看比赛,看个热闹了事。

    原来南方电信ADSL已然如此彪悍能在家远程教网,不开直通车ping到70ms,疯了……

    新番没跟,继续MF、CGR2、药师凉子,补几个小说。话说空镜看了小说再看电影还凑活,只是人设太平庸啦……

    MEGAMI的Vol 100本来期待,结果画崩了脑残星也没有凉宫,幸好我没买……智代又被眼镜加成了,难不成他们知道群众已经不萌眼镜属性了么。

  •  

    所谓网管,就是凡是连在网上的东西都管……包括连在互联网上的地毯!有人不信么?
    网管上任不到1个月,我就碰见了“地毯也冲浪”,某层一片办公室突然有一天网络疯了,下载速度下降至2K/s以下,不能收发任何大于0.5MB的邮件。
    正好这天是教学评估,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评估专家,作出一副完全不屑你DAE这破系and生怕漏掉了什么找茬的机会的样子。老板看我楼上楼下满楼乱窜还十分不解……汗……
    上一任网管传下来的全部工具就是一套检测网线通不通的小盒子和一把RJ45的压线钳……交换机的说明书没了,程序也没了,什么都没法检测,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到处拔网线测试。折腾了一天几乎就要放弃了,最后在某个实验室拔了某个子交换机上全部的网线,当拔下最后一根另一头根本没接PC的网线的时候,网通了……低头一看,估计这化纤地毯导电……那头不知怎么短路了。这就是地毯上网的故事……

    所谓网管,绝对不是端着咖啡在Linux下开着命令行封人端口的那个人,有人不信么?
    某实验室跑来抱怨某台电脑无法上网,于是前往查看,怎么整也不通,正纳闷呢,有人跑来说全所网络全部中断……疯了……狂奔回去拿笔记本直冲机房。开始以为是那个脑残的又把带DHCP的示波器或者无线路由接上网了,查了不是,于是估计有人ARP,一刷arp表顿时傻眼,网关突然不存在了……查了半天没戏,看了看满架子的网线,心想这要是拔一遍那不费事大了,以前也没见过这么NB的ARP呀……于是打电话问网络中心技术支持,结果值班的MM罗罗嗦嗦半天也没给出什么好办法,最后她委婉地说,建议你在交换机上只连接你的电脑测试一下——我一听就明白了,她想说的是“莫辙,哥们你慢慢拔网线试罢,走好不送”。
    那好吧,我开始拔,运气不错,拔几根就网就通了,心想可找到这个ARP变态了,我一看标签——

    “艹,这TMD的不就是上午来抱怨网不通的那个实验室么!!!”